2024年4月20日

黄片草莓影院

夜色悄悄笼罩下来,狂欢之后的弟子们也三三两两的散去了,巍峨壮阔的大雪山又回归到一片宁静之中。

万籁俱寂之际,突然有两女一男从太极广场缓缓走了下来……走在前面的那两位清丽少女正是凤菲菲与怜寒水,后面跟着的竟然是曲登天!

“咦?你们这是要去哪里?”等三个人鱼贯走下石阶到了山脚下之时,正率领一群年轻弟子把守山门的烈阳真人不由得皱眉问。

“启禀烈阳师伯,弟子现在想去镇子里拜见家父……”凤菲菲当先恭恭敬敬地一礼道:“怜师姐怕我一个人下山不安,就要陪着我一起去……”

“哦……”烈阳真人点点头,又转头看着曲登天道:“她们两个是去小镇……你又跟着做什么呢?”

“师叔明鉴,两个女孩子夜晚下山……我放心不下呀,所以自告奋勇地也跟着下来了!”曲登天也不慌张,就只是点头哈腰道。

“呸!你那不是放心不下,而是心中有鬼!”烈阳真人暗自翻了个大白眼,害人果之前既然已经打过招呼了,他自然不加阻拦,挥挥手就叫他们三个过去了:“如今正值多事之秋,你们三个却要小心在意,早去早回!”

咳!还真叫害人果给说对了!这个曲登天的肚子里说不定还真有另攀高枝的心思!

虽然自古便有良禽择木而栖一说……呸!人家那句话说得是良禽好不好!这个曲登天明显不是什么好鸟!

和我装什么好鸟!你即便能骗得了别人,却骗不过害人果!

同样都是真阳宗弟子,同样都是放养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腻!

天要下雨,弟子想要当坏鸟……那就由他去吧!

坐在草坪上吹泡泡清纯美女图片

只要当过一天的坏鸟……这辈子都成不了良禽!

烈阳真人无奈地摇摇头,继续专心致志地把守山门了……大敌当前,今夜真阳宗就是布置得外松内紧……山下虽然只有他一个金丹真人把守,可是山上却有三位元婴枕戈待旦呢!别说一个虞青山了,就算是魔圣亲来,一时三刻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魔圣……对了,前两天害人果偷偷对我说……人族过一阵子就要一起去对付魔圣了……既然是一起对付魔圣,那为什么现在烟雨楼还要明目张胆地打上门来?岂不是前后矛盾?真搞不懂那些天生就长了玲珑心窍的人,算计算计魔圣也就行了,人族内部之中也成天你算计我,我算计你的……

算了!我这种不会算计的人……现在还是老老实实地看大门吧!

咳!虽然说适者生存……为什么我就越来越不适合外面那个五花八门的世界了?

难道我已经不适合在这个世界之中生存了?

咳!坏鸟横行的世界……想当个良禽都是那么的不容易!

……

凤菲菲三人虽然结伴而行,却都是一脸沉重之色……人心隔肚皮,当然是各自都有各自的心思!凤菲菲有些不舍得离开真阳山;怜寒水万分不舍得好姐妹离去……至于曲登天……那是巴不得立刻离开真阳宗的!那个害人果仿佛天生就能克制住他似的……只要害人果待在真阳山上就永无他的出头之日,还是躲得越远越好!

不过问题随即又来了,虽然他想立刻离开,不过人家烟雨楼收不收他还两说呢!

想要当二五仔是一回事,人家烟雨楼要不要你又是另外一回事!

嗯,听说上古时代有个围城,却不想现在又来了个围山!

住在山上的想要逃下山去;住在山下的又想要闯上山去!

怎生一个矛盾了得!

“凤师妹,要不你自己进到镇子里得了,我与曲师弟就在这里等你好了!”三人刚走到小镇边上,远远就见到十几个明火执仗的烟雨楼弟子如临大敌的守在镇口,怜寒水顿时就有了些迟疑之意。

“别呀!有道是阎王好惹,小鬼难缠!凤师姐一个人进了镇子,万一被那些如狼似虎的烟雨楼弟子不分青红皂白地伤了怎么办!”曲登天一听就急了,慌不择路道:“怜师姐你就在这里等着好了,我陪凤师姐一起进去好了!嗯,万一有什么不测,怜师姐你在外面听见了动静,也能及时回山求救不是!”

“呸!什么阎王好惹!怎么说话呢?谁的父亲是阎王?”凤菲菲顿时就不乐意了,恼道:“我自己进去就好了,我看谁敢伤了我!我此番是来拜见自己的父亲的,又求得哪门子的救!”

“……”曲登天立时就是冷汗直冒,虽然双手乱摇,可是偏偏找不到一句说辞!咳!这些豪门世家的千金小姐,一个个脾气大得紧,只要一言不合,每一个都会变得难缠之极!

“既然这样……那曲师弟就陪着凤师妹进镇子吧……我在这里等你们好了。”怜寒水急忙打圆场道。

曲登天生怕夜长梦多,急忙走上去通报姓名……当然了,主要是通报凤菲菲的名号……那些烟雨楼弟子听了自然不敢阻拦,当即便闪开了一条道路。

小镇之中鸦雀无声,一路行去,竟然半个人影也没有见到……不消说,肯定是虞青山把京师宵禁那一套又照猫画虎地搬到了小镇之中!

武功不咋滴,架子却总是那么的大!

望阳楼前更是戒备森严,不但门前站了一群如狼似虎的烟雨楼弟子,还不时有几队弟子巡逻而过。

“这位道兄有礼了,敝师妹乃是凤仪亭大真人的掌上明珠,麻烦道兄现在就进去代为通禀一声?”曲登天走上前点头哈腰地道。

他如此这般扯上虎皮做大旗,那群烟雨楼弟子自然不敢怠慢,其中一个急忙奔进店中,不一会就走了出来,笑道:“掌教真人与凤大真人此时都在后面房中静修,不敢贸然打扰……不过大师兄却在,我现在就带你们进去吧!”

“凤师姐,那个虞无麒以前是不是认识你呀?”一边随着那个弟子往店里走,曲登天一边在凤菲菲身边小声问道。

“是呀!虞无麒……嗯,还有他弟弟虞无麟,他们兄弟两个当初待在京师的时候比较少,不过还是见过一面两面的。”凤菲菲虽然有些不解,却还是小声回答道。

“原来那个虞无麒也是一个小心谨慎的!生怕有诈,竟然要亲自过目把关……咳!他也太过小心了吧?虽然听说过有冒名顶替骗钱骗物的,却是没有冒名顶替别人女儿一头扎进虎穴的!”曲登天摇头暗自苦笑。

“哎呀!还真是菲菲妹子来了!不是我过分小心……只是真阳山上住着那个害人果,我这心里就总觉得有些不踏实……莫怪莫怪!八年不见,菲菲妹子就是出落得更加美丽了!”两个人刚一走进大堂,虞无麒就已笑容可掬地迎了上来,身后还跟着两位黑铁塔似的粗犷少年,正是虞石头与虞木头兄弟二人!他先是笑容满面地冲着凤菲菲抱拳赔礼,接着又望向了曲登天,一脸诧异道:“这位是……”

“在下曲登天,只是真阳宗内的一个普通弟子而已……”还没等凤菲菲出言介绍,曲登天就已经点头哈腰道:“天黑路远,我与另一位师姐放心不下,就陪着凤师姐一起来了,哦,那位陪同的师姐现在等在小镇之外呢……只有在下一心拜见同道前辈,所以就厚着脸皮跟来了。”

“哦……原来是这样……”虞无麒不知其中奥妙,只是点点头道:“嗯,菲菲妹子一会儿见到了凤叔叔之后,父女两个肯定有很多话要说的……至于同道前辈……却是不凑巧,现在都在静修之中……菲菲妹子既然已经到此,你也可以放心地回去了。”

虞无麒身为烟雨楼的未来掌教,自然不会将真阳宗一个普通弟子放在眼里的……点点头意思一下之后竟然已经端茶送客了!

呸!烟雨楼掌教真人那是何等尊贵的身份,又岂是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山野小儿能够见到的!

更别说还是真阳宗的山野小儿!

“有道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西天……我在这里等着就好了。”没想到曲登天却是块牛皮糖,也不顾凤菲菲的诧异眼神,就只是厚着脸皮笑道:“在下机遇平凡,修为低下……此番虽然见不到同道前辈,不过现在有幸见到少掌门,那也是天大的机缘……贵宗此番前来既然有比武交流之意,近水楼台先得月,在下今夜如果能够聆听到少掌门的几句教诲之词,那便是荣幸之至的……”

“……”虞无麒顿时一呆……看看凤菲菲,再看看曲登天,眨了半天的眼睛,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怎么真阳宗里就出了这么多的怪胎!眼前这个天生自来熟的少年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呀?比武交流?比武可能会有,不过交流肯定就是没有了!两个宗门虽然彼此面上客气,不过心中都是恨得咬牙切齿的……怎么交流?交流你个大头鬼!

现在没有一顿乱棒把你打出去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凤菲菲也是一脸的郁闷,这都什么人呀!丢人都已经丢到别人家里去了!不过这个曲登天从来都是块牛皮糖,嗯,怜师姐以前好像就是这般被他黏上的……虽然心中生气,不过看在他一路相送的份上,最后也只好含糊其辞道:“曲师弟的机遇是曲折了些,他天资还好,不过平常在宗内也没什么人提携照顾,就白白蹉跎了许多时光,倒是可怜得紧……”

“哦,原来如此……石头,木头,我现在便引着菲菲妹子去见凤叔叔……你们两个好生招待一下这位曲兄!”从凤菲菲口中说出来的话语自然是可信程度颇高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虞无麒心中顿时就明白了几分,不过脸上依旧是不动声色,淡淡交代了一句之后,便领着凤菲菲向后院行去。

“呸!动什么声色!白天已经被害人果暗算了一回,谁知道眼前这货是不是来诈降的!先让他坐会冷板凳再说!”虞无麒一边向后面走,一边暗自咬牙切齿。

真阳宗里怎么就那么多怪胎!有一个害人果就已经让人头疼无比了,此番又突然来了一个狗皮膏药似的曲登天!

你瞧这货脸上笑得像开了一朵花似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装什么好鸟!物以类聚,难道你不知道我天生就喜欢坏鸟吗?

明明不是一只好鸟,竟然还和我装什么良禽!真是气煞我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