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20日

千层浪app最新下载网址

祝蒲城揉了揉眼睛,看着那个身影,再看看沈云聪,他觉得他理解了。

那么清雅出尘,那么雅逸雍容,那么逸然淡定?

雅逸和雍容并存,并不是他脑中词汇太空,而是这个少女身上,真的是这些气质的完全组合,却又出奇的和谐,让人移不开眼,却又让人舒服之极。

他冲着沈云聪竖起大拇指,酸溜溜地道:“云聪,你是从哪里找出来的这样一个美人儿?这简直是人间极品,若得这样的美女为妾,连人生都越发圆满了!以后娇妻美妾相伴,尽享齐人之福呀!”

沈云聪皱了皱眉,妾?

他觉得祝浦城是有什么误解?

这样独特的女子,哪里能委屈做妾?当然是正妻了!

不过他没有跟祝浦城多说,一双眼睛盯着夏文锦的方向,眨也不眨。

似是感应到了他的目光,夏文锦扫过来一眼,虽只是一掠而过,却让沈云聪兴奋不已!

他决定了赏花会一结束,他就找人去提亲!

不知道对方是谁?

没关系,马上就会知道的!

双儿的角落

这临风水榭视野开阔,占地面积极大。雕梁廊廓,曲水流觞。不下百人,从各个方向而来,却并不显得拥挤。花树下,栏柱边,水池畔,水榭中,不时见衣衫一角露出来,很多人寻一个自己舒服的养眼的地方,或坐或站,这一眼望去,可见的不过二十余人,剩下的八成之数,倒都被花树或是繁花遮挡,半遮半掩,形成一幅极美的画。

十七公主站在水榭亭子里,彩袖飘飞,身后是一众宫女太监,十七公主兴致极高地道:“今日百花为辅,抛砖引玉,大家不要藏拙哦!”

这才是今天的重头戏,展示才艺。

才女双嫣的名头由何而来?

自然是因为在某次聚会之中一鸣惊人,从而奠定了才女之名,加上出身高贵,长相妍丽,一跃成为京城闺秀中出类拔萃的人物。

若是养在深闺只会无人识,所以这样的聚会,往往都少不了一个展示才艺的机会,那些大家闺秀都会拣自己拿手的露一手,一来凑个趣,二来让自己的才艺得以传播。

当然,展示才艺全凭自愿,所以一会儿会有人去报名,没有报名的寻一个地儿静静欣赏就好!

这次段嫣没有报名。

其实才女双嫣在京城闺秀圈子里的地位已经排在前列,不需要再次借一个活动中的才艺展示来让人承认她们二人的优秀了。

西边角,赵可嫣的贴身丫鬟得到确切信息,急忙来禀报自家小姐。赵可嫣淡淡地道:“既然大家小姐没报,那咱们也就别报吧!”

丫鬟道:“是!”

赵可嫣不经意地又问道:“你拿到了宾客名单吗?”

那丫鬟也是个聪明的,立刻道:“回大小姐,名单没有拿到,不过奴婢已经打听了,知道大部分贵客的名字。”

赵太傅已经六十多岁,但是赵可嫣是他五十岁上方才得的唯一一个女儿,她的的确确是娇宠之极的大小姐。

赵可嫣扫了那丫鬟一眼,却没说话。

但丫鬟已经会意,立刻扳着手指,道:“京城三公子除了外放的明公子,还有……”

赵可嫣眉眼一动,道:“你是说,沈云聪公子和皇甫宇轩公子都到了?”

丫鬟道:“到了的只有沈云聪公子,我是听说轩公子也会到,为他的姑姑捧场!但现在还没到!”

赵可嫣眼眉敛下,眼底的一抹光也被隐了下去。

丫鬟继续把打听到的名字一一报出来,不过,赵可嫣明显心不在焉。

丫鬟的记性着实好,一口气说了几十号人。

赵可嫣忽地打断她:“去给我报名,我要跳一支舞,舞名……《惊鸿》!”

丫鬟吃了一惊,不过,她立刻答应,马上去报名了。

赵可嫣目光晦暗不明。

她身边那个婆子心中了然,道:“大小姐的这支舞,一定会惊艳全场的。”

赵可嫣抿了抿唇,将眼底的一些小心思也抿了去,神色端庄,优雅地道:“这支舞我还不熟练,但十七公子举办的赏花会,自然是要捧场的!”

那边,夏文锦与周嬷嬷三人也在一起,周嬷嬷在小声地给夏文锦介绍这种聚会一般会有的流程,不过,她没有问夏文锦要不要也报个名。

想到这报名是自愿,周嬷嬷又松口气。

姑娘是山寨中长大的,这些闺秀们学的琴棋书画定然没有学过,至于需要细心精研的舞,肯定也是没有学过的。

这要是逼着每人一个节目,那自家姑娘还非得出丑不可。

周嬷嬷的心不在焉,夏文锦看在眼里。周嬷嬷每说一句话都要斟酌一下,显然是怕触到了她心中脆弱的弦。她能猜到周嬷嬷在想些什么,只是在心里好笑。

众闺秀和贵公子们略做准备,那重头戏便开始了。

负责整个统筹主持工作的,是安定侯府嫡小姐易紫璇,她笑盈盈地往正台上一站,整个人如一支亭亭玉立的菡萏,她声音分外清脆,大大方方地道:“今天的赏花会,十七公主说了,一定要让大家尽情尽兴,所以大家的才艺展示最后会经过评选,前三名的,有奖励哦!所以虽然咱们的节目快要开始了,但改变主意的现在还可以报名!”

之前才艺展示可没有说过什么评选,众人听了都觉得新奇,同时心中也生出几分跃跃欲试的心思。没有评选就没有优劣,如果得评前三名,那对于名声,可是锦上添花。

想要在这里展示才艺的人还真不少,有不少人派遣了丫鬟小厮却添加自己的名字和展示项目。

首先上去的,是一个翠绿衣裳的女子,十五六岁,长相清秀,她选择的是弹琴。

这少女的琴技还不错,但是在同样接受过良好教育,精修苦练的大家闺秀面前,在那些家学渊博的贵公子面前,这琴技勉强拿得出手,却不算精妙。

因着她是第一个,众人还是给了不少掌声。

还有唱歌的,书法的,绘画的,气氛逐渐热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