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20日

麻豆传媒官方入口网站

秘境之中渡劫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周遭的灵气问题,上界的天地元气虽然粘稠浑厚,但同样也显得十分暴虐,这一点反而不如昆吾界,灵气越狂躁在渡劫之时,便有可能成为阻碍其渡劫的元凶,楼乙对此也是颇为无奈。

还有一个问题便是渡劫之时,会因为天地能量的聚集,而极大的影响到秘境中的元气波动,所以越是强大的存在,越是尽量避免在自己开辟出的秘境之中渡劫,天劫的可怕甚至会毁了整个秘境。

而且秘境之中也没有办法做到最完美的防范措施,楼乙虽然是第一次渡真正的天劫,按照铁山所言,天劫共有九重,渡过便可成就仙途,他说自己渡过的前两道天劫,并没有太过困难,但是他又说天劫的强弱因人而异,这就让楼乙纠结不已了。

不过好在在真正成就仙途之前,天劫都是可控的,说白了就是你拥有充足的时间来准备,只不过修为不会提升罢了,所以楼乙接下来便开始准备应对天劫的措施。

这段时间三人时常凑在一起,讨论应对天劫之法,铁山将自己渡劫的心得传授给两人,他告诉两人,若是能不依赖外力成功渡过天劫,那么天劫过后反馈的天地元力也将更多,对境界的提升也更强。

但是同样他也告诉二人,能完全不依靠外力渡过天劫的人屈指可数,因为天劫之所以被称作是劫,就是因为它的强大,成为每个修士向上的劫难,敢毫无准备的迎接天劫的到来,不是傻子就是疯子。

楼乙对此深以为意,在昆吾界当初所经历的那场劫难,就险些要了他的命,若不是九龙捧珠以及紫黎的及时赶到,恐怕他也是劫数难逃的。

想到这里他不禁叹了口气,之后他让霍炎用自己带回来的材料,开始构建渡劫所需的防护法阵,尽可能的降低天劫的威胁,便是应对天劫最佳也是最合理的措施。

铁山对于这些并不熟悉,因此更多的时间都是霍炎跟楼乙对着一大堆炼制出来的金属片争论不休,铁山闲来无事便去找岩浆海中的那些怪鱼们打斗,就这样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

当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霍炎跟铁山也终于都到了可以渡劫的时候了,按照铁山所讲的,他人的天劫是不可以插手的,否则天劫的威力将增强十倍甚至是百倍,直接将帮忙之人轰杀。

但是楼乙却鬼使神差的想到了一个解决之法,甚至连霍炎都对他的大胆想法感到瞠目结舌,但是经过他的仔细推敲之后,却认为这个办法的确可行,只不过这对于楼乙而言,似乎有些压力太过巨大了。

但是楼乙却想要冒险一试,毕竟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天劫,情况应该会截然不同,索性三人一起应劫,这样似乎更有把握一些。

火车道旁穿校服的马尾少女甜美写真

这一日三人一同离开了秘境,楼乙在之前已经外出探查过,他选定的区域为一片无主的荒芜之地,四下都没有任何的妖族在此,这里有三座荒芜的大山,四周环境极为恶劣,应当是某个遗留下来的战场。

不过此地却极为适合楼乙构建法阵,他圈定了一片区域出来,同铁山跟霍炎将三座大山笼罩起来,建立隔绝禁止,并将三座大山用防御阵法连接在一起,因为三座山峰彼此的距离相近,便成为了楼乙选择它们的原因。

三人将山头削平,楼乙负责刻画法阵,霍炎负责构建防御禁止,铁山则按照两人的要求,将那些金属板全部排列整齐,这一忙便是十数日,不过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准备工作已经全部完成了。

三座大山上此刻闪耀着阵法之光,而更为重要的是,在三座大山的中间位置,多了一个完全由阵法结界构成的金属平台,上面密密麻麻的摆满了霍炎炼制而成的金属板,这些东西耗费了楼乙带回来的材料的两成,可谓是费时、费力、伤财……

但是却也正因为如此,才让他有了一种安心之感,三人各自回到预先准备好的山头上,开始调整自己的状态,楼乙炼制了海量的丹药,疗伤、回气、回精、回血的丹药几乎拥有仅有。

等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三人便同时激活了三座大山上的阵法,按照楼乙的设想,霍炎是三个人中准备时间最短的,所以由他第一个来引动天劫,其他两人从旁策应。

霍炎精神升上天空,用意志去与天地连接,他所在的山头突然一暗,四周开始出现锈蚀的痕迹,霍炎的道乃是以身为炉的残酷之道,所以他引动的天劫为锈蚀之劫。

天劫出现的一瞬间,四周开始被这种锈蚀之光所笼罩,防御禁止开启,霍炎的身躯骤然放大,一座巨大的鼎炉浮现于山巅之上,铁山同楼乙隔空相望,同时点了点头。

锈蚀之光不断向内侵蚀着,想要进入霍炎所在的山头之上,想要侵占他的身躯,想要锈蚀他的神魂,霍炎不断用自身的真元去抗衡天劫,星河之辉环绕在侧,不断发出奇异之光,轰向结界之外。

而此时另外两个山头,也各自开始召唤天劫,因为楼乙也是第一次渡劫,所以他的天劫比铁山更快降临,楼乙看到他的四周突然暗了下来,极致的那种暗,伸手不见五指。

楼乙猜到了这是暗裔天劫,他需要在这黑暗完全将其吞噬之前,将黑暗转化为光明,从而渡过这一劫难,铁山因为已经渡过了两次劫难,所以他的劫难便是三昧火劫,因为他之前曾经服用过炎帝神农氏所炼制的三劫丹,因此他并不会引动劫难下来,反而会享受到三劫过后所带来的巨大裨益。

当他将这个消息告诉楼乙之后,便有了如今的布置,一切都是为了提升,所以当铁山开启渡劫之后,三座山峰几乎同时开始震动起来。

铁山的阵法为主阵,他开始行动便代表整个阵法的启动,大片的阵法之光开始疯狂向着三座山峰的中央聚集而去,此时三座山峰同时有着一道光柱冲天而起,楼乙跟霍炎同时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力量,正源源不断的注入身体之中。

楼乙嘴角上扬,舔了舔嘴唇说道,“嘿嘿,看来是成功了。”

铁山的上空突然出现了诡异的一幕,锈蚀之力同暗裔之力同时向他聚拢而来,威力是楼乙跟霍炎的百倍不止,它们拼命想要挤占三昧火劫的区域,甚至彼此厮杀在了一起。

铁山老神在在的看着天空,虽然这一幕看起来异常的可怕,但是他却混不在意,因为三劫丹的缘故,天劫的威力并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

不过就在这时阵法突然一转,铁山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他取出一道玉符,想也不想便立即捏碎,瞬间他的身影开始模糊,并消失在了山头之上。

轰得一声巨响,他之前所在之地的禁止,迅速的被瓦解,锈蚀之力成功的冲破了束缚,侵入到了此地,开始疯狂的在此地肆虐开来。

很快暗裔之力也冲破了束缚降临在了山头之上,两股可怕的天劫之力,开始疯狂的肆虐起来,但是铁山此时却出现在了三座山峰中央区域的那个金属台上,心有余悸的望着那座被力量所笼罩的大山,听着内部可怕的轰鸣之声。

很快金属台的上空,再次有天劫笼罩而来,铁山转头看向楼乙跟霍炎所在的位置,喃喃自语道,“你们可要抓紧时间啊……”

中央区域是楼乙为铁山量身打造之所,目的是尽可能的将其他两人的天劫之力倒入其中,以干涉天劫之力的铁山为诱饵,从而加快另外两人的渡劫速度。

不得不说楼乙的办法很是成功,能够看到三座山峰上的天劫之力,开始逐渐向着中间区域的金属台笼罩过去,防御结界与阵法,已经开始全力运转,抵御它们的入侵。

楼乙跟霍炎一边享受着铁山三昧火劫所带来的裨益,一边又被对方引走了天劫的威力,他们渡劫的速度立刻便加快了,霍炎所渡的劫难为下劫,但是对于他而言却是最难渡过的劫难,因为此劫与他的相性相克,一旦他身染锈蚀之力,便必死无疑。

不过现在情况改变了,在源源不断的真元供给下,他稳稳的挡下了锈蚀天劫,将其挡在了防护结界之外,他感受到了天劫之力正在逐渐衰弱散去,这意味着他的天劫将很快结束。

楼乙这边的天劫属于元素之劫,而且还是元素劫难中最困难的暗裔之劫,不过因为铁山的帮助,他也已经开始逐步掌控节奏,并开始展开反攻,相信再过不久他便可以驱逐黑暗,迎接光明……

铁山这边同时抗衡两种威力提升了百倍不止的天劫,即便有层层禁止结界的保护,仍让他感到心有余悸,他甚至开始后悔答应楼乙如此乱来的决定。

不过很快他便感受到了一股反馈之力正在充盈其身躯,他猛地抬头看向天空,可怕的锈蚀之力正在逐渐瓦解,这意味着霍炎即将渡劫成功了。

铁山不由的松了口气,他感受到体内的真元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提升,刚才还在抱怨楼乙的疯狂,现在却又咧着嘴嘿笑起来,能够感受到的反馈之力,令他浑身舒泰无比,他甚至开始在想,要是楼乙也在这个时候渡过劫难的话,自己是不是就直接可以开始挑战第四重天劫了……

很快霍炎这边的天空慢慢恢复原状,锈蚀之力开始散去,反馈之力开始笼罩他的身躯,因为之前便先一步体会到了三昧火劫的反馈,所以此时霍炎的真元开始疯狂向上涌动,修为也开始不断向上爬升起来。

他连忙屏气凝神,开始巩固自身修为,同时疏导远远不断用来的真元,让它们在体内不断形成周天运转,另外一边楼乙也在这时看到了一缕曙光的到来,黑暗慢慢被破除,光明慢慢回到眼中,但似乎一切并没有就此结束……